T-72坦克击毁T-64坦克,米格-29歼击机击伤苏-35歼击机,“通古斯卡”防空车击落卡-52直升机……熟悉军事的朋友看到这一切,是不是觉得很“魔幻”,这犹如“左手打右手”的苏式武器内战。武器是冰冷的,现实更是残酷的,原苏联大家庭里分量最重的两个国家俄罗斯和乌克兰自2月24日起进入战争状态,这是1654年俄乌民族大结盟以来最为惨烈的一刻。枪林弹雨中,人们很自然地关注起双方武装力量的能耐,他们的表现决定着国家的命运。

以长达三个月的演习和战备突击检查为掩护,俄军完成从白俄罗斯到克里米亚的“环乌克兰”兵力集结,北约估计投入兵力约12万-15万人,这还不算被俄罗斯承认的顿巴斯两个“人民共和国”所掌握的11万人马,理论上可谓“高举牛刀”。从2月24日拂晓起,俄军对乌克兰北、东、南方向发起攻击,但重点略有不同。南面的俄军克里米亚部队集群夺取彼列科普地峡和卡霍夫大坝后便转入防御,说明它侧重扩大克里米亚的安全纵深并将水源地保护起来,战役目标比较保守。

决定乌克兰命运的战斗,是由北路和东路俄军发起的。借道白俄罗斯的俄军经莫吉廖夫穿越沼泽,进入乌克兰普里皮亚特城,控制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与之平行的一路则从俄罗斯布良斯克出发,进入乌克兰切尔尼戈夫,两路大军的会师地正是乌克兰首都基辅。

让人意外的是,上述俄军都由千里迢迢的远东运来。像从白俄罗斯出发的第5、29集团军分别从乌苏里江畔和贝加尔湖东岸调来,从俄国内出发的第35、36集团军则来自阿穆尔州和布里亚和国。它们都下辖3-4个摩步旅,外加军属炮兵旅、导弹旅和防空旅,一个独立三防团,一个指挥旅,别看偏居相对和平的亚洲大陆,但从2008年俄罗斯“新面貌”军改后,“远东小伙子”并不比“欧洲的战友”清闲,不仅到叙利亚轮战,还多次抵近俄乌边境实施警戒,如今真的打起来,这些官兵并不觉得陌生。

以确认占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俄第5集团军近卫独立第57摩步旅为例,它有一个坦克营、三个摩托化步兵营(性质等同北约机械化步兵营)、2个防空营、4个炮兵营、1个通信营、1个工兵营、1个侦察营和1个物资技术保障营,此外还辖有5个独立连,分别是通信连、侦察连、核生化防护连、无线电对抗连和医务连。其中,坦克营是该旅突击矛头,但只装备41辆过时的T-72B3坦克(近年来增加发射9M119“反射”导弹的能力)。不过,由于当面乌军抵抗微弱,近卫独立第57摩步旅还是轻松地达成占领任务。据在“东方-2018”演习中接触过该旅的外国军人回忆,全旅满编4500人,其中军官350人,每名军官都有自己的专业和职务,没有一个多余的人。按照国防部的要求,所有军官每隔三年就要更换一次岗位或服役地点,目的是到新的战斗舞台掌握更多技能。

由于俄乌边境与基辅之间遍布湖泊沼泽,加上担心乌军破坏桥梁,俄军在导弹空袭和地面进攻发起的同时,还大胆采用“蛙跳式”空中突击,直取基辅市郊戈斯托梅利镇的安东诺夫机场,那里是乌克兰著名的安东诺夫航空综合体所在地,也是绝佳的屯兵场。2月24日上午7时左右,俄空天军32架苏-25SM强击机、34架卡-52武装直升机和10余架米-8MTASh战斗运输直升机从白俄罗斯鲁尼涅茨机场出发,从超低空沿第聂伯河飞行,在机场实施机降,中途曾遭乌军地面炮火击落两架卡-52,但米-8所携带的空降兵都毫发无损地投放到地面,第一批突击分队约有240人,来自俄中央军区近卫空降突击第31旅。该旅军官曾于2017年8月1日在叙利亚苏赫奈镇“尝试”过这一敌后行动,当时数十名近卫第31旅官兵与叙政府军猎豹大队混编起来,搭乘6架米-8直升机(总共64名突击队员),在卡-52武装直升机火力掩护下,包抄极端组织“国”的后路,只是这次在乌克兰基辅,俄军把战术难度降低了,机降全放在白天进行,而且规模也更大,这显然是对俄军之前先发制人的空袭效果有信心——当然还是付出了代价。

截至2月26日早晨,充当“铁砧”的俄空降兵已完全占领机场,迎接从布良斯克州谢夏镇赶来的俄空天军第566团的安-124-100运输机,从这种世界第二大飞机的“肚子”里卸载了大批“台风-VDV”装甲车和“箭-10”防空战车,有人把这些车辆进入基辅卫星城奥博隆的视频放到网上,果然引起“围观”,可是俄军的“铁锤”——从北面出发的重装摩步兵依然没能到位,这无疑带来了“战争之雾”。

比起人们关注的基辅争夺战,东面的哈尔科夫之战没什么网络热度,但从俄军投入的部队看,却是无可置疑的主攻目标。2月24日晨,美国CNN记者在俄罗斯西南部城市别尔哥罗德郊外遥望到俄陆军火箭炮兵发射“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从发射轨迹看,主要飞向正南方向,再集合乌境内的网友反馈的时间点及视频,这些导弹被证实主要打击哈尔科夫及其西北面的苏梅尔,网站上还出现哈尔科夫街头一枚未爆的300毫米火箭弹,这显然也是俄军“龙卷风”远程火箭炮发射的,其射程至少70公里。

哈尔科夫是乌克兰东部工业中心,素有该国“第二首都”之称。就军事而言,这里曾是苏联四大坦克生产中心之一,2月24日整天听到的爆炸声以及烟柱,主要集中在兵工厂集聚的莫洛佐夫工业区方向,无疑证实了相关判断。

具体俄军参战部队,正是从俄罗斯别尔哥罗德州出发,2月24日7时许,俄陆军最精锐的近卫坦克第1集团军所属近卫红旗塔曼摩步第2师和近卫红旗坎捷米罗夫卡坦克第4师浩浩荡荡开过乌克兰陆上口岸霍普托夫卡,扑向30公里外的哈尔科夫城。这两个师是2012年俄国防部长绍伊古上台后叫停片面“师改旅”工作后恢复的头两个主力师,且都是莫斯科卫戍部队,是红场阅兵的常客,诸如T-14、T-90MS、T-80BVM等新式坦克均优先保障。这两个师都是满编6个团,编制官兵1.1万人,其中坦克4师团拥有2个坦克团和一个摩步团,明显“重攻轻守”,结合新融入的无人机、电子对抗等新质作战力量,是典型的俄式“破城锤”。不过推进过程中,这个“锤子”遇到了麻烦。在哈尔科夫以北20公里处的杰尔加奇镇利普齐村,坦克4师所属近卫红旗摩步第423团遭到乌军伏击,双方围绕公路旁建筑物和十字路口展开反复争夺。在一个标注“格拉夫斯克”的路牌旁边,出现近一个整连的俄式T-80BVM坦克及嘎斯-66卡车被毁的视频,经辨认它们都属于近卫第423团,一些坦克的炮塔都被炸飞,乌国防部还发布俘虏两名俄罗斯士兵的照片。2月25日夜,乌守军又发布在另一处公路上缴获的2K22“通古斯卡”弹炮综合防空战车,经确认是近卫4师防空团遗弃的,而考虑到俄装甲行军纵队是采取合成模式,像这样的防空战车都不会单独行动,而是穿插在坦克和步兵战车之间提供掩护,位置偏向中间,因此它的被俘意味着至少一支俄军纵队遭到重创。

但对乌军不利的是,俄军不只攻击哈尔科夫,他们对邻近的苏梅攻击较为顺利。俄罗斯支持的顿巴斯民间武装也在顿涅茨克发起进攻,对哈尔科夫与黑海港口马里乌波尔的交通线实施切断。

对于打赢,即便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都不抱希望,但他仍相信自己的武装力量至少能持久抵抗一段时间,即便在俄军“闪电式”奇袭并剥夺制空权后,乌军的表现并不比2008年南奥塞梯战争里的格鲁吉亚军队差。乌克兰问题专家瓦连京·巴德拉克表示:“乌克兰士兵开始认为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一场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战争。”他强调:“由于俄军拥有更强大的航空兵和导弹炮兵,从局势看,乌军争取体面终战的前提是保卫重要城市和边境口岸。”

苏联解体后,拜丰厚遗产所赐,乌克兰自动成为欧洲屈指可数的军事强国:总兵力达70万,拥有176枚洲际弹道导弹及2600余枚战术核弹。不过乌克兰“自废武功”,不仅主动放弃核武器,还大幅精减人员和装备。到2014年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危机爆发时,乌军仅剩18.4万人,包括13.9万现役军人,由于军费保障不足,以及国族认同混乱,身为欧洲第五大军队的乌军已游走于崩溃边缘,当时最高拉达(议会)国家安全委员会报告指出,“陆军找不出一支有战斗力的营,空军找不出一支有战斗力的中队,而海军也派不出一支像样的舰艇支队去完成既定作战任务”。也正是这种局面,导致乌军在2014年夏到2015年初冬对东部顿巴斯亲俄武装的“反恐行动”中遭受惨败,时任国防部长格列捷伊哀叹:“我们只剩下童子军。”

从那以后,乌克兰实施全面军事改革。乌武装力量包括正规军和国民近卫军两大部分组成。正规军的历史可追溯到1991年乌克兰独立后从苏军建制内接收的近卫第1集团军,13、38集团军,近卫坦克第6、8集团军等王牌部队,现有陆海空三大军种和独立建制的空降兵、特种兵,总兵力约25.5万人,主要从20-27周岁的成年男性中征集,主体是服役期为18个月的义务兵(受过高等教育者可减至12个月),另有11万名待遇较高、服役年限长的合同兵担任军士(班长)级别的班组骨干。乌军另有约10万预备役可供补充。据估计,乌军现役和预备役人员中,曾参加过乌东冲突的人数高达15万,这是不容忽视的力量。比起正规军,国民近卫军无论传统还是装备都不突出,但战斗意志却顽强得多,尤其充满反俄情绪。这支队伍的前身是1991年乌克兰继承的境内原苏联内务部队,长期并不受重视,但当2014年“”完成政权更迭后,掌权的亲欧美派担心与俄罗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正规军“靠不住”,于是转而扶植国民近卫军,哪怕雇佣兵甚至极端分子也来者不拒。

无论如何,乌军士气和战斗素养比起2014年有明显提高。美国全球安全组织统计,乌军现有2809辆坦克,8217辆步兵战车和装甲输送车,1302门自行火炮,1669门牵引式火炮和625门火箭炮,除去少量新投产的T-84和T-64BM坦克,以及美国军援的悍马车,绝大多数乌军装备都是苏联时代遗留的。乌克兰试图改善装备落后的局面,在2月6日开始的“暴雪-2022”演习中,乌军展示换装国产火控系统的BTR-4E轮式步兵战车和MT-12R式反坦克炮,新版T-64BVM坦克也配备第三代火控系统以及北约标准的通信导航装置。鉴于乌军装备落后,自2021年起,美国和英国有针对性地军援武器,其中最重要的是轻标枪导弹和NLAW火箭筒,这些武器专供单兵使用,既不显眼,避免俄罗斯过度反应,又能解决乌军最迫切的能力短板——反坦克武器不足。俄国防部承认,在苏梅尔、哈尔科夫以及基辅等地,确实遇到了乌军轻标枪导弹的威胁,它以攻顶模式能击穿任何一种俄制坦克。

俄国防部发言人伊格尔·科纳申科夫少将在2月25日的新闻简报中称,开战头24小时,俄军已摧毁乌军11个军用机场、13个指挥所和通信中心、14辆S-300PS地空导弹发射车、36部雷达等,150余名乌克兰军人缴械投降,哪怕是俄军未冲到一线的顿巴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民间武装也在俄军炮火支援下前进超过10公里,夺取重镇北顿涅茨克和沃诺瓦卡,乌正规军普遍不参加战斗,激烈的抵抗“只出现在乌克兰的纳粹分队”,“乌克兰国家安全局将臭名昭著的民族主义分子引入乌军系统,他们往往以25-30人形成督战队,逼迫不可靠的乌克兰士兵交战,为此甚至不惜炸毁桥梁,自断后路”。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乌克兰国防部新闻稿却强调,乌军抵抗坚决,同样是开战24小时,就毙伤俄军约800名,击毁超过30辆坦克,击落7架固定翼机和6架直升机。“俄罗斯侵略性‘信息战’未取得明显效果,”巴德拉克认为,“曾在2014年普遍出现的集体性哗变和开小差,在多数地方没有出现,这并非是靠2019年出台的《逃兵法》威慑,而是乌军有了自主的战斗意识,愿意为国家而战。”值得一提的是,哈尔科夫城内一家冶金厂已打出标语“把铁水灌到敌人喉咙”,在这种口号下,乌克兰人的斗志似乎不能简单忽视。(撰稿 吴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