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网援引半岛电视台消息,29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爆发大规模冲突,有民众闯入位于“绿区”的总理府,与安全部队发生武装冲突,各派系民兵组织和政府也进入巴克达互相交火。

29日下午伊拉克看守总理卡迪米呼吁各方表示克制,要求抗议者从“绿区”撤离,并严禁安全部队使用实弹。随后伊拉克军方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无限期宵禁。

但卡迪米的声明并未平息局势。据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巴格达市区的武装冲突已经升级为迫击炮、火箭弹互射,伊拉克政府军、各派系民兵武装乘车进入巴克达,在街头展开对峙。半岛电视台总结称,已经分不清楚谁向谁开火,现场一片混乱。

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一度拉响警报,有消息人士称,美国大使馆曾遭到火箭弹袭击,部署在大使馆附近的“陆基密集阵”防空系统启动。还有说法称,美国大使已经从伊拉克撤离,但使馆方面坚称,大使仍在伊拉克。

当时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领导的“萨德尔运动”赢得329个议会席位中的73个,成为议会最大派别,获得优先组阁权。但议会中亲伊朗派系“法塔赫”联盟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导致萨德尔难以顺利执政,今年6月“萨德尔运动”的73名议员宣布辞职,自7月份起萨德尔的支持者认为他受到反对党挤压,开始在巴格达举行。29日萨德尔宣布退出政坛,并关闭办公室,这彻底点燃了萨德尔支持者的怒火,演变为暴乱。

萨德尔来自于伊拉克国内著名的什叶派政治宗教家族,其家族长辈和他的岳父都因为反对萨达姆而惨遭杀害。但是美军入侵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倒台后,萨德尔组织了什叶派民兵武装“马赫迪”,率先武装对抗美军,2005年后“马赫迪”逐渐演变为政治军事组织,并作为政党参与伊拉克选举。

也就在同一年流亡叙利亚的亲伊朗什叶派领袖马利基回到伊拉克,并赢得当年选举。执政后的马利基开始清洗国内逊尼派,为伊朗渗透进伊拉克大开方便之门。尽管萨德尔同样与伊朗关系密切,但他自称是民族主义者,因此萨德尔和马利基并非一路。

2008年伊拉克政府军和美军攻入“马赫迪”重要据点萨德尔市,萨德尔迫于形势,宣布放弃武装对抗,以政党的形式参与伊拉克政治,但他仍坚持美军彻底离开伊拉克。

恐怖组织“国”崛起后,由于美军于2010年撤离大量驻军,伊拉克政府军被打得节节败退,萨德尔宣布组建和平旅,与伊拉克政府军抗击ISIS入侵。与此同时,伊朗培养的什叶派民兵武装开始壮大,萨德尔与伊朗的矛盾即将显现。

在对抗ISIS期间,伊朗试图构建一条连接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什叶派之弧”,并在伊拉克扶植了两届总理,但都没有改善伊拉克腐败凋敝的局面。2018年萨德尔参与选举,与亲伊朗的“法塔赫”组成政治联盟,成为议会第二大党派。

伊朗将军苏莱曼尼遇刺后,萨德尔亲赴伊朗吊唁,趁机将各什叶派武装团结起来,共同骚扰驻伊拉克美军,并与伊朗联合向伊拉克议会施压,要求美国撤军。2021年拜登不得不宣布继续裁撤驻伊美军人数,不过此后萨德尔与伊朗的政治冲突成为主要矛盾。

2018年萨德尔不再极端反美,他宣布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愿意与者、逊尼派和无党派人士结盟,共同建立一个世俗的伊拉克共和国,并批评伊朗对伊拉克的渗透和控制。就在当年萨德尔前往沙特会见了王储小萨勒曼,这一举动被认为是萨德尔企图强化其民族主义者形象,其利益取向可以超越教派矛盾。

在2021年大选后的讲话中,萨德尔表示,只要不干涉伊拉克内政和政府组建,伊拉克欢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开设大使馆、投资经商,否则任何干预都将“得到外交甚至民众的回应”。

众所周知,中东地区的外部矛盾是美国的干涉,内部矛盾就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之争。

自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伊朗趁机与逊尼派国家内的什叶派武装建立联系,构建了一条穿越伊拉克、叙利亚,直达黎巴嫩的“什叶派之弧”,将逊尼派国家一分为二,再加上扶持的胡赛武装,逊尼派领袖沙特面临被什叶派包围的尴尬局面。但“什叶派之弧”的最重要一环就是伊拉克,如果伊拉克世俗化或由逊尼派执政,“什叶派之弧”将不复存在。

另一方面,近些年沙特等逊尼派国家开始与伊朗的另一个对手以色列修补关系,试图突破“什叶派之弧”的封锁,而以色列也在逐渐强化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支援叙利亚也是伊朗需要保住“什叶派之弧”的原因之一。

此外,伊拉克还是伊朗向外走私石油、倾向商品的渠道,伊核协议谈判迟迟无法取得进展,然而全球油价上涨,伊朗急需将国内的石油销售出去,以振兴被疫情和封锁重创的国内经济。所以对伊朗而言,现在伊拉克不能乱下去,但也不能由独立性较强的萨德尔继续掌权。

尽管表面上美国与伊拉克这场动乱没有关系,但源头还是美国在伊拉克建立的奇葩政治制度。

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国前外交官保罗·布雷默按伊拉克各族裔、教派的人数来分配议会席位,但他们将美式选举玩出了花样。

为了避免无休止的争吵,伊拉克各个政党举行闭门会议,直接内定了总理、总统和议长的位置,各个部长职位按党派在议会选举中获得的议席数量换算成积分来分配,两个议席值1分,所以除非萨德尔能独霸议会,否则在每次选举后必须与其他党派组成政治联盟,不然就没有足够的积分填补部长的空缺。

然而美国给伊拉克留下了这套奇葩的选举制度和难以根除的腐败后,就带着石油离开了,如今驻伊拉克的美军仅有2500人,还是以培训后勤为主,难以对伊拉克的现状造成影响。

不过,美国在伊拉克的诉求比较清晰,保证美军控制的石油运输管道运作,以及要求伊朗势力从伊拉克撤离。

现在美国确实没有多余的选择:驻中东美军大部分已经撤离;伊拉克政府又是美国打造的“民主样板”,找不到推翻的借口;什叶派里也有不少亲美政客,比如阿巴迪;逊尼派被伊拉克政府清洗得一干二净,难成气候,扶持的库尔德武装前几年刚被美国出卖过。

至于萨德尔和伊朗的纷争,对美国而言,更像是“狗咬狗”。因此除非伊拉克再次陷入内战,否则美国很有可能隔岸观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